公司动态

写电影史、影评人vs开心麻花官司告落公司动态一周影圈杂闻:十年前的《啥是

发布时间:2019-03-13 05:46   作者: admin

  本着宁舍一筐热点,不漏半条趣谈的原则,【开拍学院】于今日起特开启一档新栏目——

  本栏目将以每周一期的形式,收集近期电影圈的各种不入流的新闻;旨在尽量独立于主流新闻报道,为各位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视角,去窥探电影圈浮华外表下的一地鸡毛。

  2017年下半年,随着一众快手老铁的嘶吼、方言版视频和表情包的频出、各路网红大V的竞相转发 ,一只来自英国、长相酷似吹风筒的猪火了。·

  诚如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,网红的更迭频率之快人尽皆知。君只见庞麦郎、高飞等人气顶峰时之盛况,不曾闻其如今之惨状。

  《小猪佩奇》经过了一段时期的爆红之后,虽不至销声匿迹,但人气也着实下降了许多,拱手让出了当红爆款之位。

  然而,谁曾想过,在2019年的日历已翻过了18页的日子,小猪佩奇又以一副蒸汽朋克风格的新形态,强势杀回了大众的视野。

  从昨晚开始,你的朋友圈也好,微信群也罢,一定少不了有人在刷这部短片——《啥是佩奇》。

  剧情大致为:一位盼望与儿孙团聚的乡村老汉,为满足孙子想要“佩奇”的愿望,四处求解啥是佩奇,引发了诸多笑料。

  最后经过一位在城里打过工的邻居的指点,老汉亲自打造出了“佩奇”,并与儿孙团员,在影院共赏小猪佩奇大电影。

  在这个电影营销变得越来越鸡肋的年代,竟接连诞生两起足以写入中国电影市场年度报告的营销事件。一是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“跨年一吻”,另一个便是《啥是佩奇》的横空出世。

  如开头所提及的那样,在《小猪佩奇》的剧集名声初显之时,土味视频可以称得上助其红遍网络的主要推手。

  由“乡下社会大哥”和“儿童动画”之间的碰撞出的火花,曾一度引爆了《小猪佩奇》剧集的商业价值。

  而今,《啥是佩奇》再度“农村”元素与“流行IP”的二度碰撞,并且再度大获成功,着实让人惊叹于这种搭配模式蕴含的商业潜力。

  不过,这种靠“土味”造势的广告宣传方式之先例,其实并非由《啥是佩奇》所创。

  早在那个《中国有嘻哈》和快手还尚未出现,智能机也未普及的年代,诺基亚就已经联合导演乌尔善拍摄了一段名为《你绝对想不到的Hiphop发源地》的宣传短片。

  通知大意如下:《流浪地球》是咱自家的片子 ,下面的各个中影影院都听好了,到时候都可不能让它丢了面子,都给我加大排片率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封普通的通知里,却暗藏着一条足以改写中国电影史的重要信息,即图中红线所划的:

  恕在下眼界狭隘,先前还从未听说过,原来这“划时代”的名号,既非观众评定的,也非后人所赋予,而是官方钦定的么?

  毕竟在我的印象中,最近一部公认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电影应该都要追溯到08年的《阿凡达》了吧。

  按说,投拍科幻电影虽说算得上一次技术锤炼,有助于中国电影工业的发展,但如此阵仗的保驾护航还是难逃夸张之嫌。

  看来,中国电影未来必将在战狼系的统领之下,冲出亚洲,冲出地球,冲向宇宙,迎来至高无上的荣光。

  经历了三年时间和长达五次的庭审之后,文白最终败诉,被判赔偿原告开心麻花影业8万余人民币。而在此之前,这一索赔的数目高达221万。

  对于所有同样从事电影领域的新媒体写作的人,这一判决结果,无疑于在我们头上砸下重重的一棒——毕竟大家都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。

  在各路电影自媒体的号召之下,仅仅到了官司结束的第二天,文白就已受到了足以支付赔偿金的读者打赏。对此,他本人再度发文,表达自己的由衷感谢。

  公众号[反派影评]的主编波米在呼吁为文白集资的时候曾说:相声界可能同行是冤家,但媒体界不是。

  在我看来,这句话在波米用来表达电影自媒体应当同仇敌忾的同时,其实还应当有令一种解释:通过文白败诉一事,包括我们在内的自媒体都应当有所收获,在撰文之时明白可能会面临的责任。

  回顾文白那篇文章的标题——《炸裂!夏洛特烦恼居然全片抄袭了教父导演的旧作!》。显然,这是一条典型的为博人眼球而起的标题。文白在标题中,就已断言了“抄袭”的存在。

  而当你仔细阅读这篇文章后,又会发现文章末尾赫赫地写着【全盘抄袭】几个字样。因而是真的私自实锤也好,还是谋求关注也罢,文白点下群发按钮之后,就应当做好准备,坦然迎接随后而来的指控了。

  这也是为何我在向来不喜开心麻花,并对其巨额索赔感到极度反感的情况下,仍没有彻底站到文白一边的原因。

  众所周知,新媒体写作是件极其矛盾的事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它跟电影导演所受的商业/艺术之难不免殊途同归。

  起初,大多数写作者应该都是抱着输出优质内容的目的在写,但他们之后遇到的情况却往往是:精耕细作的文章在流量上通常远不及所谓的“标题党”。

  人毕竟要恰饭,想要恰饭就需要流量,而追求流量又容易丢了本心。鱼与熊掌实难兼得,公司动态可哀可叹。

  但在我看来,就像销售业中泛滥的【恶意竞争】一样,尽管读者、观众的责任难以开脱,但造成如今新媒体写作这等困境的源头,到底还是出自作者本身。

上一篇:奇》观后感《啥是佩 下一篇:周六可刷卡、工会卡、邮政信用农商信用卡)年底冲业绩 充值送大礼倒计时还